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234小说 >> 原来你还在这里 >> 番外

断腿王子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个王子……干吗这副表情?王子怎么了?你们女人喜欢的童话故事里不都有一个王子吗?什么?他的王国位置和家族渊源?这些重要吗?编故事的人没空写这些细节,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忘了。重点是,这个王子高大、英俊、聪明……废话,当然还富有。他心情好的时候骑白马,心情不好的时候骑黑马。笑什么?听故事呢,严肃点!这个王子还很有名,没错,就是和灰姑娘有一腿的那个。

“王子什么都很好,唯独有个缺陷,他断了一条腿,摔的!骑马兜风的时候光顾着偷瞄河边洗衣服的灰姑娘,没注意脚下。腿断了以后,王子还想着灰姑娘,下决心要把她娶回家。他让人照着灰姑娘脚的尺寸定做了一双水晶鞋,故意挨家挨户地让全王国的未婚姑娘们试穿,再加上舞会、南瓜车的伎俩,还有仙女媒婆的帮忙,终于把灰姑娘领回了他的城堡。

“王子是个要面子的人,腿不好,更要站得笔直,从来不肯弯腰。他给灰姑娘打造那双水晶鞋,也是为了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他总能平视着灰姑娘的眼睛。灰姑娘个子有点矮,水晶鞋的鞋跟高,你懂的。灰姑娘住进城堡以后,很快厌烦了那双水晶鞋,每天踮着脚尖太累,周围的一切都让她不快乐。可是王子从小生活在这里,外面的世界同样令他陌生,他害怕灰姑娘离开他的城堡,回到自己的世界,他拖着断腿就再也追不上她。于是王子害怕了,他给城堡安装了一道又一道门和锁,越是这样,灰姑娘越是想逃。在挣脱这个‘牢笼’的过程中,王子拥有的一切都成了过错,包括他华丽的宫殿、习以为常的锦衣玉食,甚至他很少弯下的腰都成了灰姑娘厌弃的理由,对了,还有他的感情。所以,终于有一天她跑了出去,再也不肯回来……”

(静默了一分钟后)

“喂!我说了那么一大通话,嘴都干了。我们怎么说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人,要不要这么冷漠?!”

程铮用力地拍了一下吧台,有些尴尬,更多的是气愤。

章粤瞥了一眼他的手,敷衍地回答道:“你都断了腿了,爱护一下你的手吧,别弄得四肢没一处健全的。你不疼,我的吧台还疼呢……所以,这个笑话……哦,不,这个故事是告诉我们要尊重残障人士吗?”

赶在程铮发火之前,章粤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半劝半哄地安抚着,“好了,姐跟你开玩笑的。我还能不懂你的意思?说出来心里舒服点了吧。”

程铮烦躁地耙了耙头顶的短发,说:“你说王子就活该遭人嫌弃?因为大家生活环境不一样,灰姑娘就可以把别人的感情当作笑话,踩在脚下?这难道不是另一种偏见?不对,是歧视!真他妈不公平!”

章粤没再搭话,继续在程铮的肩上轻拍两下以示赞许,顺便对一旁憋着笑的酒保无奈地眨了眨眼睛。这几年章粤习惯了程铮喝了几杯酒后就朝她大吐苦水,他心中憋屈,她这个表姐做做垃圾桶也是应该的,何况今天是她先挑起的话头。别看程铮平时在外一副什么都无所谓、得不行的样子,在她面前喝醉了哭鼻子也不是没有过。只不过听见有人痛诉血泪史还要标榜自己是“王子”,实在有点好笑。

“你今天这个版本挺特别的啊。嗯,怎么形容呢……”章粤敲着下巴寻找合适的形容词。

“文艺!”一直低头擦杯子的酒保及时补位。

章粤对他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不愧是她的员工。

“对,就是文艺!我都不习惯了。”章粤笑嘻嘻地对程铮说,“关键是这风格跟你不怎么搭。”

“滚蛋!”程铮没好气地朝章粤和酒保亮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今天你眼巴巴地叫我来,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就是为了拿我寻开心!没空搭理你们,我明天还有事,走了。”

章粤赶紧稳住他,笑道:“我还不知道你这几天魂不守舍的是为什么事?急什么?该来的跑不了,姐会帮你。好一阵你都不来我这,陪我再聊会。王子就王子吧,说说‘断腿’的梗是怎么来的,把自己当傅红雪了?”

程铮也没绷住,笑骂了一句,自我解嘲道:“我就不该听你的,喝多了让你当笑话瞧。别笑了!其实是晓彤,你知道她平时闲着也爱写写东西什么的,最近怀孕在家憋得慌,没事就编些乱七八糟的故事,什么王子、公主啊。我前天去看她,听见她给肚子里的小家伙讲,我当时就说,这胎教太扯了。”

“分手了都还能让前女友歌颂你的往事,今年的《感动中国》候选人里怎么没你的名额?”章粤打趣道。

不甚明亮的光线下也能察觉程铮涨红了脸,他爱面子地粉饰道:“她编得比我肉麻多了,不过没办法,我不能不让人说真话吧?”

章粤被恶心着了,嫌弃道:“你这话怎么不留着对苏韵锦说呀?”

这会儿她倒也不怕程铮顿时黑下来的脸,抿了一口酒,道:“不让提她?心里嘴里老挂着她的人不是你?现在她工作调回来了,跟姐姐说说你的打算,我好帮你铺路呀!”

“谁稀罕!我……”程铮的话忽然断了,视线死死锁定在章粤酒吧的某个角落。

这呆子总算发现了。

章粤含笑也朝那处飞了一眼,然后示意酒保给程铮续上一杯,嘴里轻轻哼唱道:“说曹操,曹操到,大家都有得熬……”

程铮的表情活脱脱一出好戏。章粤耐心等了好一会,才待得他返过神来。说来也是,蠢蠢欲动是一回事,猝不及防撞见了又是一回事。虽说心里不是不心疼这个表弟,但是章粤必须承认,偶尔看看这个人前总是不可一世模样的家伙郁闷的样子,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幸灾乐祸。

“你早知道她在这里,这就是你今天死活让我过来喝一杯的原因?”程铮的声音干巴巴的。

“你说一句你不想见她,我保证下次不再多事。”章粤倒也干脆,见程铮默然,又笑着补充道,“你要是想见她,我有得是办法。”

“我见她有什么稀奇,白天刚见过。看样子,恐怕是她不想见我。”程铮话带苦涩,也不费神遮掩,目光犹如胶着在远处那人身上一般。

章粤恨铁不成钢,道:“也是,大老远的出差在外非得眼巴巴地赶回来参加同学婚礼,还非拖上人家打算去产检的晓彤,可别说是为了看新娘子去的。还有啊,别人前脚刚正式调动回来,你后脚就寻思着在她家楼上找房子。她的脾气你还能不清楚?你越追,她就越躲。要动脑子,迂回战术,懂不懂?!别一根筋地胡来!”

“行了,别说得你好像很有办法。”程铮恨道,“当年要不是你们出馊主意,死活让我冷着她,说什么她迟早自己会回头,结果呢?一冷就冷了四年。她是彻底冷下去了,你让我怎么办?”

不提这事还好,程铮这么一说,章粤难免有些讪讪的。这事她确实难以撇清关系。四年前程铮和苏韵锦刚分手那会,章粤和程铮身边的其他亲朋一样,初初听闻消息,先是不信,后来得知苏韵锦果真搬离了两人的小窝,这才坐实了这件事。要知道程铮是会赌气任性的人,苏韵锦却不是。她看似文弱内向,不轻易出声,但说出口的话、做出来的事必然深思熟虑,鲜少回头。

那阵子见程铮实在难过,章粤着实安慰了他好一阵。程铮放了狠话,这辈子再也不想和苏韵锦有任何瓜葛,实际上不到一周便已生了悔意,想要找她回来。于是章粤和周子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程铮,说是在他和苏韵锦的这段感情里,他看似穷追猛打、占尽主动,实质上却被动至极。他太急着付出,这些感情在苏韵锦眼里得来轻易,反是负担。就算那次程铮勉强哄回了苏韵锦,只要他在这份爱里的不安全感和苏韵锦的自卑依然存在,两人以后还是会出问题,不如别急着挽回,冷她一阵,人都是这样,失去了才懂得珍惜。他们有感情基础,苏韵锦冷静一段时间,迟早会回头,只有等她想通了,程铮才有好日子过。

程铮别的方面挺聪明,唯独感情上与白痴无异。那时候他已彷徨无助到极点,章粤和周子翼偏偏又是久经情场考验的人,句句都说到点子上。他是受够了自己永远处在追逐的位置,凭什么只能是他一次次去缠她、找她,苏韵锦却不能为他主动一次?哪怕一次也好。他便咬牙在心中以一个月为限,不动,不想,不管,届时苏韵锦若一倔到底,他再去想办法。这是个让他后悔至今的决定,他忘了她就像裹了一层冰的人,好不容易才焐热了,这一放手,失了先机,再想寻回,她的内里早已冻得坚硬如铁,回天乏术。

章粤最大的内疚之处在于,程铮后来也心知肚明她当时的劝阻大半来自长辈的授意。程铮的母亲,也就是章粤的姨母章晋茵始终认为苏韵锦过分内敛与阴郁,并非程铮的佳配。儿子热恋时,她做不出棒打鸳鸯的事,唯有祝福,但既然二人已分手,她心疼儿子,不愿从小被人宠惯了的他在那个女孩面前患得患失,吃尽苦头,才动了一点母亲的私心,推了一把,希望儿子重新在一段没那么坎坷的感情里收获幸福。他们都没料到程铮看似大大咧咧,对于感情竟执拗至此,少不得有几分说不出口的悔不当初之意。好在程铮也并未迁怒,从不提及。

这几年程铮的煎熬章粤也看在眼里。早在他们分手将近一年的时候,章粤从丈夫沈居安处也得知了苏韵锦的一些近况,她曾经借着程铮踢球时小腿胫骨旧伤复发入院休养的由头,辗转向苏韵锦透露过消息,并将程铮的病情做了适度夸张,希望她能来医院看程铮一眼。苏韵锦当时正好有探亲假,人在本市,且她母亲身体不适在做检查,恰恰就与程铮同一所医院,她整日陪护探视,却并未动过移步骨科住院楼层的念头。

后来章粤才得知,这样的努力调合,程铮身边的朋友,诸如周子翼,也并非没有尝试过。也正是这次同在一所医院她仍拒绝探视,让程铮仅存的一点期盼落空,明白她再无主动回心转意的可能。出院后他尝试过去交新的女朋友,这才有了与郑晓彤那一段,然而这插曲仍然无疾而终。如今郑晓彤另觅良人,连宝宝都有了,他倒好,依然孤家寡人,死心眼地等待转机。

这次苏韵锦从异地分公司调回本部的事,自打程铮得到消息伊始,他就下了最后一搏的决心。他等不了了,也不想再等。被动就被动吧,他爱得多一点又怎么样?他愿意慌慌张张、吵吵闹闹,只要换回她还在身边。

听见程铮连这些旧账都翻了出来,章粤哪会不知他是真的急眼了。她无奈道:“你别尽拿我撒气。你说要找她家楼上的房子,我不是马上让人给你张罗了吗?我在……”

章粤正掏心掏肺地说着,忽然听见角落里传来轻微的骚动,好像有人起了摩擦,这在章粤看来是小事一桩,她做“左岸”老板娘这些年,什么没见识过?人倒下了大不了抬出去。可定睛细看闹事的正主儿,这一下不留心也难,她飞快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程铮,只见他沉着脸看着那处,一言不发。

苏韵锦的头发在往下滴水,找她麻烦的清秀少妇将杯里的水泼了她一头一脸。苏韵锦并未反抗,至少从行动上看没有。身处吧台位置的人也不可能听清她们争执的内容。

章粤扭头吩咐酒保:“找人去看看,别让人闹事。”

她本意是怕苏韵锦在她的场子里吃亏,不料程铮摇头示意,“别过去,你们不要管。”他说着,自己脚下也不动分毫。

章粤玲珑心窍,转念一想便知他顾及苏韵锦的感受,明知这里是章粤的地盘,惊动熟人只会令苏韵锦更加难堪。好在那边的矛盾也没有进一步激化,那少妇泄愤之后黯然离去,苏韵锦一脸漠然地擦拭脸上水痕。

章粤有些感慨,时间果真可以改变很多人和事,苏韵锦已不复当初胆怯如兔的模样,而曾经冲动起来不管不顾的程铮竟也学会了于细微处替人着想。

“那个女人是徐致衡老婆?”程铮问。

章粤见他脸色并不好看,打圆场道:“大概是吧……确切地说是前妻。这女人真不讲道理。我听说韵锦和她那个台湾上司也没什么,就算有,也只是暧昧阶段,你别往心里去。”

她说完,发现程铮的情绪并未因此而有所好转,笑着轻推他的肩膀,“别小气!你还有过晓彤呢,就不许别人有点其他苗头?趁它还只是苗头,把它给掐了,才算你的本事!”

“你怎么知道只是苗头?”程铮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我说了我在韵锦跟前有人,消息灵通着呢,要不怎么能把她往这里哄?”章粤说,“所以我让你别急,机会多得是,以后里应外合,要再攻不下这座碉堡,那只能说你个人魅力有问题。”

程铮心想,难怪他总觉得苏韵锦身边那个小丫头片子有意无意地看向他们这边,原来是“细作”。他也勾起唇角,揽着章粤的肩膀,笑道:“算你够意思,下次你和沈居安再闹离婚,我保证做和事佬,给你们制造台阶。”

“呸!”章粤佯怒地给了程铮一拳,眼尖地看到苏韵锦招手结账,忙道,“短腿王子,你的灰姑娘要跑了!”

“你腿才短!刚才是谁让我不要心急?”嘴上这么说,程铮的手却下意识地去摸车钥匙。

在晓彤编织的童话里,王子和公主必须要在一起幸福地生活,哪怕过程有些许不堪。他没给章粤讲《断腿王子》的故事结局:王子在城堡里厌倦了等待,他把施了魔咒的水晶鞋套在自己的脚上,一瘸一拐地追了出去。他想,他和他的灰姑娘总会找到最适合他们的角度,也许她不再害怕偶尔踮脚,他也学会屈膝和弯腰;而他们快乐的栖居地也终将觅到,可以是他敞开大门的城堡,也可以是她小溪边的温馨陋室。只要他们把彼此找到。

喜欢原来你还在这里请大家收藏:(www.1234xs.com)原来你还在这里1234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原来你还在这里最新章节 - 原来你还在这里全文阅读 - 原来你还在这里txt下载 - 辛夷坞的全部小说 - 原来你还在这里 1234小说

猜你喜欢: 花心校草独爱拽甜心不乖我就吃掉你!青葵盛夏将在上,君在下校草的专宠:池少的1号甜心笔说你暗恋我[重生]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重生校园女神:厉少,放肆撩!EXO之保姆驾到一王二少三殿下小甜椒蛇妖夫君硬上弓青梅初长成:腹黑竹马咬一口伪萌少主勿靠近有个女孩叫夏桐婚后甜爱:腹黑老公小冤家盛爱小萝莉王的法则:假面十号殿许你温暖如初青春制暖重回初三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女王重生:神秘七美男王者游戏:十二贵族咱俩没完再顾如初,容少高调示爱
完本推荐: 太上章全文阅读重生之田园宝妻全文阅读邪尊懒凰全文阅读丐世神医全文阅读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全文阅读史上第一混乱全文阅读重生步步为营全文阅读两界搬运工全文阅读仙源农场全文阅读甜宠星婚,早安,戏精先生全文阅读爱妻入骨:独占第一冷少全文阅读冠军教父全文阅读狂女重生:纨绔七皇妃全文阅读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全文阅读超品奇才全文阅读武道宗师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全文阅读重生顾家小媳妇全文阅读快穿之重生妃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魔门败类从1983开始我是一个原始人绣华巧为农家女盘秦仙武帝尊数字王国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我的冰山总裁老婆大清隐龙神级强者在都市万千之心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最强保镖武破九荒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生活系游戏进化之眼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顷洛惊华盛少撩妻100式娱乐帝国系统杀神岛重生之老子是皇帝万古最强宗末日乐园华山神门仙师无敌

原来你还在这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原来你还在这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原来你还在这里txt下载手机版 - 辛夷坞的全部小说 - 原来你还在这里 1234小说移动版 - 1234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