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234小说 >> 妄人朱瑙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汾阳谷道外数十里处的军营里, 刚从敌方打探完消息回来的探子正在将军帐中向诸位官员汇报军情。

“黑马军仍在隘口扎营,正在修复更多拒马工事,以抵挡我军再次进攻。”探子道。

“哦?”朱瑙问道,“他们行事效率如何?可有消极怠工?”

探子道:“回府尹, 他们行事如常,未见异状。”

朱瑙不由挑眉。

一名官员不解道:“还在修筑工事?难道他们没有撤军的打算?”按说朱瑙这一计极是对症下药,玄天教钱粮吃紧, 也该跟黑马军起龃龉了。那黑马军又是视财如命的亡命徒, 一旦玄天教要在银钱上克扣他们,他们轻则离去, 重则翻脸,怎么还会老老实实地继续出力?

朱瑙想了想,道:“怕是他们结成新的约定了罢。”

那官员皱眉道:“新的约定?难不成黑马军竟肯让利?”

朱瑙道:“河南军已经落败于广晋军,中原各州归降广晋府者不少。且又快到农忙时节了, 各地都已开始休战。如今黑马军便回到幽州去,也无事可做。因此才肯继续留下。”

他这么一说,众人顿时了然。这黑马军回去幽州也要吃喝花销, 玄天教左右还算大方,他们不如继续留下吃玄天教的。也难怪走到这一步,那魏變与张玄竟然还没有翻脸。

谢无疾道:“既然他们不翻脸, 那我就继续攻打他们。那谷道东南面有一薄弱处, 地势较低。我可用圆木搭一道斜轨, 把巨石从斜轨上推滚下去, 就可将他们修筑的工事破开一道缺口。他们修一次, 我便破一次,看他们能修到几时。”

朱瑙笑道:“如此甚好。那便辛苦你了。”

即便张玄与魏變已知这是他们的离间计,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故技重施。因为玄天教付不起原先约定的酬劳,那谢无疾每带人去攻打一次,就是提醒黑马军的士卒一次,他们原先可得多少好处,如今却短缺了多少。战场疲苦,这时日久了,黑马军的士卒岂会没有怨言?何愁两方矛盾不日益加深?

朱瑙又向探子吩咐道:“再去打听打听,他们定了什么新约。”

探子道:“先前消息走漏,想必他们已有提防。未必打听得到。”

朱瑙笑了笑:“先前走漏消息的是哪个?此番还去找他便是。他若肯说,再给他些好处;他若不肯说,便知会他,要将先前走漏消息的事告知他的主公,他难道还不肯说么?”

探子心下了然,但又怕这回张玄和魏變将消息守得更严谨,连那林深都未必能知道新约定的内容。

朱瑙似乎看穿他的心思,道:“纵使这回那人不知道,也叫他去打听了来。打听不到,就别怪我们把消息捅出去。”

屋内众人失笑,都不由同情起那位贪蝇头小利而泄露了消息的人来。有这把柄抓在手里,还怕那人以后不供他们驱使吗?而越供他们驱使,留下的把柄越多,到后面,那人泥潭深陷,怕是想不叛变都不行了。

探子禀报完消息,领了朱瑙的命令,正要退出去,朱瑙又叫住他。

“再派几个人去汾阳城内外放消息。”朱瑙吩咐道,“便说玄天教在邢州、相州的祭酒已被河北府官兵抓获,慈州的祭酒则已卷款逃跑了,目前不知所踪。”

众人皆是一愣。

有反应慢的,傻乎乎地问道:“府尹,真有这些事儿吗??”难道是自己消息不灵通,还没听说?

朱瑙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也许有,也许没有,这我可不确定。谁知道呢?”

那人:“……”

他面上一臊,这才明白朱瑙这话的用意。朱瑙这是要制造谣言,蛊惑敌方军心啊!

待仔细一想,众人便发现朱瑙选的这时机,这说辞真可谓是火上浇油之妙方。那玄天教眼下虽还能维持,可必定已是内忧外困之局,危若累卵。这时候根本无需用大力去压它,只消往它那里轻轻吹一口气,就能叫它晃上三晃。若是它还不倒,那就再吹几口气,不信它还能支撑多久!

探子是最清楚汾阳里形势的人,想了想朱瑙的主意,也不由笑了起来,道:“府尹英明!”

领命后探子便立刻安排人手去了。

=====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张玄虽说好容易把魏變暂且哄住了,可令他烦心的事情却远没有就此了结。

汾阳城大玄天寺内,张玄盘着腿坐在蒲团上,身前的几案上摆了一摞账目,几案前又坐了三四个人。这几上摆的账目正是玄天教的度支账目,而这些坐着的人则是玄天教内负责度支的职事们。

“师君,眼下只余这点钱了。”职事一面指着账簿上的各项数字,一面道,“每月黑马军的饮食用度是这个数,还须另给他们六千贯钱。咱们自己募来的两千人,用度也在这里。采买军需又花了这些,还有职事们领的钱……这都只是大头,其余细碎的在后面。这还不算若有战事时另给黑马军结算的酬劳。照这样下去,余下的钱粮不够我们捱过今年的秋日。“”

实则账上的余钱还是一笔很大的数目,若叫寻常百姓看了,能惊得昏厥过去。便叫一处小县衙或是不富裕的州府里的官员看了,也会为这数目瞠目结舌。但这数目再大,也抵不过玄天教如今的花销大。

雇黑马军的钱无疑是他们最大的支出,而张玄现在开始操练自己的兵马,纵使他现在还不必发军饷,但士卒的吃用,和购买兵器、器械、修建营房、校场的花销都不是小数目。另外还有一笔比练兵更费钱的支出——那就是分给教内职事们的俸禄。

这玄天教的普通信徒往教派里交钱,可是替张玄办事的职事却都是拿钱的,而且拿的绝不少。他们是张玄身边最亲信的人,如果让他们看着张玄一个人吃肉,却只叫他们喝清汤,他们又岂能甘心?少说不得也啃几块骨头。因此这汾阳城内高等职事不过几十人,养他们的俸禄竟比养两千士卒还要费钱!这一个个的,全是两脚吞金兽。

若搁在几个月前,张玄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竟然也会面临没钱花的苦恼。毕竟玄天教的声势越来越大,信徒们交上来的供奉越来越多,他以为自己就算天天吃金子喝银子,也十辈子都花不完这些钱。却没想到,风水转得这么快。

得到的钱越多,需要花出去的也就越多。

想到这里,张玄忍不住起身走到神像后面烦躁地踱步。

他现在反而怀念起玄天教声势不那么大的时候了。那会儿他只骗住了百余个傻人,身边没几个替他做事的人,也没那么多敌人要置他于死地。他不用养劳什子军队,更不用请狗屁黑马军,事情全靠他自己张罗,骗到多少钱全是他自个儿的。他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搂着美人小意殷切,偶尔也找小倌换换口味,日子过得别提多逍遥自在了!

可现在呢?他都好几天没空见美人了,山珍海味搁在他面前他也没胃口去尝。他当这万人供奉的张师君张神仙,到底图个什么?

正心烦间,还有不识趣的人来催他:“师君,你快拿个主意吧!咱们势必要从信徒那里搜刮更多钱才行,要不然真撑不下去了!”

张玄怒火冲天:“你急什么急?我在想呢!再多一句废话,我让人把你拉出去砍了!”

他从前明明也是个能叫人如沐春风的风流人物,近来上火上得脾气都愈发暴躁了。

那职事被他吼了一通,不敢做声,只低下头撇嘴。

其实上个月这几个管账的职事就找过张玄了,让他想法从信徒那里搜刮更多的钱财来维持花销。但是那时候城里已经开始有流言说黑马军是玄天教花重金请来的,张玄怕这时候着急敛财,坐实了传言,让信徒离心。所以他压下了没有理会。谁料这个月花销倍增,他不理会都不行了。

张玄头疼道:“那就派人再去催各地的祭酒,让他们不管是抢还是骗,尽快给我弄更多的钱来!谁能上交十万贯,我就提拔谁做治头大祭酒!”

他不想在太原,尤其是在汾阳做得太过火。毕竟这里是玄天教的发家地,也是他驻扎的地方。其余地方乱就乱了,可要是汾阳乱了,他的老巢都得被人掀了!

职事听了他的话,表情顿时一僵,眼神也变得复杂。

张玄看出他的异样,立刻问道:“怎么?”

那职事支支吾吾道:“我今日一早听到传闻,说是邢州、相州两位祭酒已被河北府官兵抓了。还有慈州的祭酒,已经卷款逃了……”

“你说什么?!”张玄一蹦三尺高,“哪里来的消息??为什么我没听说???”

那职事惶恐道:“原先我也不曾听闻这消息,是今晨有邻人问我此事是否属实,说是民间已传了一段时日了。”

由于这消息是朱瑙放出来的,因此伊始自然只在民间传播,等传开了才传进玄天教那些管事的人的耳朵里。

听到是民间传出来的,张玄第一反应倒是想到了这是否又是朱瑙放出的谣言,用来动摇他的人心。他很希望是这样,但他却没有足够的信心——延州被破,这给玄天教迎头一击痛击,很可能让各地的官兵们发现原来玄天教并不是那么难对付。而那慈州又距离延州不远,祭酒都是见风使舵的人,卷款潜逃也不奇怪。

要真是在延州之后又连失相州、邢州、慈州……难道,是天要亡他玄天教?

张玄浑身发冷,牙关战战。但他到底不是寻常人,这时还注意到殿内几名职事都在悄悄打量他的反应,于是他故作镇定,不屑道:“民间?民间传出的话你们竟也相信?河北有信徒十万之众,别说那河北府奈何不得,便真有事,消息也会立刻传入我耳朵里。定不知是哪个酒鬼胡言乱语,在那里造谣生事!信他们做什么!”

众人见他如此,将信将疑地不再言语了。

职事又道:“师君,纵使各地相安无事。可消息送到各地,各地的祭酒筹措钱粮,再把钱粮运来,怕也得要几个月光景。若是延州军再频频来攻打,我们这里便马上吃紧了。师君还是得想个更快的法子才行。”

张玄仍在犹豫。

职事见状,又出主意道:“若不然,师君,咱们跟黑马军打个商量,支给他们的酬劳先赊着。等各地的钱送来了,我们再支给他们。”

张玄觑了他一眼:“那你自己去跟黑马王商量如何?你看他肯不肯?”

职事苦着脸道:“这,我同那黑马王又说不上话,师君为难我做什么?”

张玄冷笑几声,心想你难道不是在为难我吗?

要知道这黑马军有一条明言的规矩,就是概不赊账,最慢五日内也得把账结清。这还是给张玄这样长期雇他们的主顾的优待。若是一笔头的买卖,都得先给了不少于五成的定金,黑马军才肯出力。这是因为如今天下民生凋敝,处处都缺钱,若不先见着钱,极有可能就被人给赖账了。

先前改了跟魏變的约定,双方已经闹得不快。若是现在再提出赊账,黑马军绝不可能再留下来了。这条路行不通。

张玄又想到,那能不能把支给职事们的俸禄减一减,赊一赊?

这个想法马上又被他自己给否决了:他手下这帮职事,可不比黑马军好相处。各个都是贪财如命的,帮着他做事就是为了发财。克扣他们的钱款?怕是他们转眼就要翻脸不认人了!

而练兵的花销也无法再克扣了,再克扣下去,还练哪门子常备军啊?跟以前那些农夫有什么区别?

算来算去,省是如何也省不了,那就只能开源了。

张玄左右为难,心里又真怕外面几州已经失陷。于是他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他终于松口,没好气道:“去把人都叫进来商量!”

商量,自然是商量怎么才能从信徒那里搜刮更多的钱财来了。

那职事还没来得及退出去叫人,张玄越想越气,忽然又猛一拍桌子,怒骂道:“怎么他朱瑙和谢无疾整天生事,把我这里搅得一团浑水!我派出去的人呢??为什么到现在一点进展也没有!!我养的都是一群废物吗??”

要知道在没遇见朱瑙之前,要论挑拨离间和蛊惑人心,这张玄才是一把好手。多少势力在他手下分崩离析,没费他一兵一卒。

这段时日以来,张玄也并非只是坐着挨打,他亦派了不少人去朱瑙和谢无疾那里打探消息,寻找机会进行离间。可他派出去的人,要么石沉大海,要么一筹莫展。

他想不明白,那朱瑙和谢无疾又不是天生的一朵并蒂莲,分明也是因利相合。难道,他们就是铁板一块吗?

殿里的这些职事知道张玄正在气头上,哪个敢接话?生怕触了他的霉头,赶紧退出殿外找人来商量如何敛财去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瓜啊西瓜、mic_现在的我、小蘑菇、腐为耽生、一果、阿渣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蘑菇 60瓶;点点 30瓶;爱呀呀呀 20瓶;手速爆表喻文州、qczlyx、吃个好瓜、浅喜深爱、兰斯洛特大人 10瓶;意呆利家的土喵、过过过er 5瓶;逸風潔雨 3瓶;蔚蓝天空、筱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妄人朱瑙请大家收藏:(www.1234xs.com)妄人朱瑙1234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妄人朱瑙最新章节 - 妄人朱瑙全文阅读 - 妄人朱瑙txt下载 - 钟晓生的全部小说 - 妄人朱瑙 1234小说

猜你喜欢: 奸臣之妹[综武侠]干掉剑神,山庄就是你的了男神请走开最强驭兽师(穿越)天命为凰小师弟总在崩坏[快穿]如何从病娇手中逃生女配不掺和(快穿)一流天师[重生][综漫]桔梗花物语六夫皆妖医家女这个皇宫有点怪九岁小妖后闺秀之媚骨生香[综]危险职业游戏有毒[综英美]十里人间(快穿)富贵荣华师尊总是太无情少将!你媳妇有了!杀破狼唯我心[红楼]佛系林夫人神医傲娇妃:殿下心尖宠穿越之东宫
完本推荐: 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官道红尘全文阅读农家妇的重生全文阅读民国情,黎二爷的刁蛮小姐全文阅读无限之配角的逆袭全文阅读快穿系统:攻略狼性boss全文阅读重生之悍女青叶全文阅读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全文阅读盛世宠婚:三个萌宝斗奶爸全文阅读重生宠妃上位记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极品女仙全文阅读娶一赠一,老婆别闹全文阅读狂武战帝全文阅读天才相师全文阅读爱如潮水,染指首席总裁全文阅读九零学霸小军医全文阅读悍妻之寡妇有喜全文阅读指腹为婚,总裁的隐婚新娘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王的女人谁敢动女总裁的神级高手至高主宰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王者风暴养鬼为祸地球穿越时代巧为农家女东晋北府一丘八临渊行首富杨飞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九爷你节操掉了绣华来自未来的神探万古最强宗前任遍仙界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美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总裁爹地宠上天猎谍豪婿法家高徒逆剑狂神重生大富翁隋末之群英逐鹿齐欢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掌家小农女策行三国

妄人朱瑙最新章节手机版 - 妄人朱瑙全文阅读手机版 - 妄人朱瑙txt下载手机版 - 钟晓生的全部小说 - 妄人朱瑙 1234小说移动版 - 1234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