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而此时, 另外一边——

孟棠溪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居然又换了个地方。

他连忙低头一看, 当他发现自己居然穿着一条灰不溜丢的秋裤时,顿时明白了他又和他邻居交换身体了……因为他是绝对不会穿这么没有品位的秋裤的!

孟棠溪默默的嫌弃了一番柳濂的穿衣品位, 就在他想像以往一样转身去找柳濂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柳濂的电脑屏幕亮着,不禁好奇的凑上去看了一眼。

当他看到电脑桌面上的文件时, 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整整愣了十多分钟, 整个人就像当机了一样。

孟棠溪呆呆地看着柳濂电脑桌面上那些干音文件,过了好半天,他濒临死机的大脑才慢慢运转了起来……等等, 这些歌不都是他男神唱过的歌吗?!

他呆了呆, 又呆了呆, 才缓缓伸出手去,点开了其中一个文件。

听着电脑里响起的熟悉声音, 他的大脑彻底死机了。

而此时此刻, 另外一边——

柳濂意识到掉马甲危机迫在眉睫,连忙穿上了浴袍转身去找孟棠溪。

不过他敲了半天门, 孟棠溪都没来开门。

他又敲了敲门,孟棠溪还是没来敲门。

柳濂等了大半天, 孟棠溪终于慢吞吞的来开门了。

不过他只把防盗门里面的那扇木门打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露出了两只眼睛,幽幽的看着柳濂。

柳濂顿了顿, 随后淡淡道:“开门。”

孟棠溪幽幽的盯着柳濂看了很久, 才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哼声:“哼。”

“……开门。”

柳濂不知道孟棠溪忽然闹起了什么别扭, 不过他身上只穿了一件孟棠溪的浴袍,冷风一吹就冻得不行不行的,孟棠溪再不让他进去估计他就要冷死了。

孟棠溪还是不吭声,只是又哼了一声。

“快开门,”柳濂挑了挑眉,“我现在用的可是你的身体,你该不会想让自己感冒吧?”

孟棠溪还是不开门,他只是站在那道门缝后,透过缝隙幽幽的盯着柳濂,片刻之后才闷闷的说:“……你就是榴莲千层?”

柳濂一顿……看来孟棠溪果然还是知道了。

不过也对,都已经这么明显了,如果孟棠溪还发现不了,那他就真的要怀疑一下孟棠溪的智商了。

念及此处,他便也不否认了,点了点头:“对。”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孟棠溪顿时炸毛了,他的脸都涨红了,“一直瞒着我看我被你耍的团团转的样子很好玩吗?”

柳濂见孟棠溪似乎生气了,面上依然不动声色:“……你也没问过我啊。”

孟棠溪继续炸毛:“你早就知道了我是你的脑残粉对不对?一直不告诉我真相,一直看我笑话很好玩吗?”

柳濂皱了皱眉,虽然他一直没有告诉孟棠溪他就是榴莲千层,虽然他一开始的确存着想要戏弄孟棠溪的心思……

不过看着孟棠溪一脸要炸毛的意思,他只是挑眉笑了笑:“确实挺好玩的。”

孟棠溪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似乎完全没想到他的男神居然是个这么恶劣的家伙。

“不过你想多了,我没有想要看你笑话的意思,我只是不想暴露自己的马甲而已,”柳濂耸了耸肩,“即使不是你,我在其他粉丝面前也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马甲,二次元是二次元,三次元是三次元,我不喜欢把两者搞混淆。”

孟棠溪气鼓鼓的瞪着柳濂看了半天,不过他似乎也接受了柳濂不想搞混现实和网络这个说法,但是在生完气后,他又有点伤心,他以为他和柳濂在现实里邻里关系还算和谐,至少也算得上是普通朋友了,没想到柳濂不仅没有把他当作朋友看,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瞒着他,甚至还说他是个“讨厌的家伙”。

“你之前在网上说,我是个讨厌的家伙,”孟棠溪一脸受伤的看着柳濂,“是真的吗?”

柳濂顿了顿,随后点头承认了:“……对。”

孟棠溪一脸受伤:“为什么?”

柳濂笑了笑,说:“因为你长得帅啊,你这么帅,还这么厉害,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又这么厉害,简直就是人生赢家,而我那么普通,那么平凡,所以我很嫉妒你。”

“可是你也很厉害啊!”虽然在质问柳濂,但是在知道柳濂就是榴莲千层后,孟棠溪下意识便维护起自己的男神来,“你有很多粉丝,他们都很喜欢你,除了我之外,喜欢你的人还有很多很多……”

柳濂摇了摇头:“虽然我在网上确实有不少粉丝,不过那也仅限于网络而已,关了电脑,在现实里我只是个平凡的普通人,而你不仅在网上那么厉害,在现实里也是个现充,叫我怎么不嫉妒你?”

孟棠溪急得挠门:“但是……”

柳濂忽然笑出了声:“开个玩笑而已,你不会当真了吧?”

孟棠溪傻了:“啊?”

柳濂挑了挑眉:“开个玩笑而已,现在可以开门让我进去了吧?”

孟棠溪反应过来,他感觉自己又一次被深深的戏弄了,顿时气鼓鼓的鼓起了腮帮子:“不!我还在生气!”

柳濂淡淡笑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孟棠溪气鼓鼓道:“什么事?”

柳濂淡定道:“你现在在我家,这里是我家,你要生气的话,请回自己家生气……把我家还给我。”

孟棠溪顿了顿,随后气哼哼道:“哼!回去就回去!”

孟棠溪气哼哼的打开了大门,只穿了一条秋裤便冲了出来,他恶狠狠地瞪着柳濂,指着自己身上的秋裤说:“下次不要穿这么土的秋裤,太没品味了!”

柳濂嘴角微抽:“反正我也不是穿给你看的。”

“就算不是穿给我看……”孟棠溪顿了顿,表情有点不开心,“也不能穿这么老土的秋裤!我就算在家里也不会穿这么没有品位的秋裤!”

柳濂打量了一眼孟棠溪身上的秋裤,这条秋裤虽然的确不太好看,但是非常保暖,不过孟棠溪那么自恋,肯定是宁愿冻得瑟瑟发抖也不愿意穿虽然保暖却老土的秋裤。

“你管好自己就行了,”柳濂转身进屋,淡淡的看了孟棠溪一眼,“至于我,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我又没吃你家米。”

孟棠溪语气一顿:“你是没吃我家米,但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柳濂便已经转身进屋了。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孟棠溪顿时瞪大了眼睛,片刻之后,他才哼了一声:“就是因为这么没有品位所以你才一直找不到女朋友!”

不过很快,孟棠溪又想起了柳濂喜欢男人。

他一顿,然后又哼了一声迅速纠正道:“就是因为这么没有品位所以你才一直找不到男朋友!”

片刻之后,门内传来了柳濂轻飘飘的声音:“我找不到男朋友又没吃你家米。”

孟棠溪:“……”

回到自己家之后,吹了好一阵子冷风的柳濂立刻就打了一个喷嚏。

他伸手揉了揉鼻尖,连忙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看向自己的衣柜犹豫了一下,孟棠溪要比他高不少,估计他的衣服都不太合适孟棠溪穿……不过孟棠溪那家伙现在估计还在和他闹别扭,说不定他去敲门那家伙压根不会理他。

柳濂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穿自己的睡衣,他记得他之前在超市搞特价的时候买了几套对于他来说有点宽松的睡衣,孟棠溪的身材应该勉强挤得下。

柳濂打开了衣柜,找到了一条还没开封的新内裤,弯腰穿上。

不过因为这条新内裤是他平时穿的尺寸,所以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有点太小了。

柳濂咬了咬牙,努力了半天才勉强穿上了那条内裤,不过因为内裤有点小,所以他的前面看上去撑得满满的,简直就像淘宝店内裤男模一样。

柳濂:“……”

柳濂又挑了一套宽松的睡衣,勉强穿上了,除了有点紧之外,还算合身。

而此时此刻,另外一边——

孟棠溪气鼓鼓的冲回自己家,反手把门用力的甩上了。

“砰!”的一声巨响后,他气鼓鼓的回到自己房间,朝着他的床扑了过去,把脸埋在了枕头里,他郁闷的用脸蹭了蹭枕头,越想越郁闷,越想越气愤。

他可是把柳濂这个邻居当成朋友的!他一直以为他和柳濂已经是朋友了,不然他也不会那么放心的让柳濂帮他签收快递,他还特地千里迢迢的从A市给柳濂带特产了呢!

他那么信任柳濂,把柳濂当成朋友,但是柳濂却一直瞒着他他就是榴莲千层这么重要的事情,简直把他耍得团团转!

孟棠溪想起柳濂还在扣扣上说他的邻居是个讨厌的家伙,玻璃心简直碎了一地。

他默默咬枕巾,难道他真的是个讨厌的家伙吗?

他真的有那么讨厌吗?

柳濂真的讨厌他吗?

孟棠溪郁闷的在床上打滚,他特别想冲过去问柳濂答案,不过刚才他已经问过一遍了,柳濂却又和他开玩笑,估计他再去问柳濂还是不会回答他。更何况,他也拉不下脸来去问柳濂这个问题。

毕竟以孟棠溪的骄傲和自信,他是绝对不会在乎别人的喜欢或者讨厌的。

孟棠溪坐了起来,他低头看着柳濂那条灰色秋裤,愤愤不平的想,哼,像柳濂那么没有品位的家伙,他才不在乎那种家伙拿不拿他当朋友呢,他才不在乎那种没品位的家伙讨不讨厌他呢!

对!他才不在乎呢!

孟棠溪想起之前他被榴莲千层勾搭的时候他还那么开心,以为自己终于被暗恋多年的男神翻牌了,他还表现得那么高兴那么激动,估计他的不知所措在柳濂那家伙眼里就是个笑话吧!

他想起他之前被榴莲千层勾搭时心慌意乱小鹿乱撞的激动心情,顿时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笑了。

孟棠溪越看那条秋裤越不顺眼,他当下便决定把这条这么没有品位的秋裤脱掉,于是他打开了自己的衣柜,找了一条睡裤。

就在他弯腰脱掉那条秋裤之后,他立刻发现柳濂居然穿了一条比那条秋裤更没品位的内裤,他顿时整个人都差点气厥过去了。

柳濂穿那种土里土气没品位的秋裤也就算了,内裤居然还穿那种地摊上十块钱三条的深蓝色老头裤衩!不仅low到天上去了,那条裤衩还因为穿了太久褪色了,甚至还露出了裤腰处的猴皮筋!

孟棠溪觉得他的审美观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打击。

为了避免自己的眼睛再次受到伤害,他连忙转身又找了一条内裤。

脱掉了那条老头裤衩,他不可避免的看到了柳濂那玩意,他本来不想看男人那玩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的眼睛忽然不受他的控制了。

孟棠溪呆呆的盯着柳濂那玩意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鼻腔一热,什么东西“噗”的一声涌出来了。

他呆呆的伸手一摸,又摸到了一手的鲜红。

他居然又流鼻血了。

孟棠溪吓了一跳,连忙惊慌意乱的转身去找纸巾,但是他却悲催的忘记了那条老头裤衩还挂在他的小腿处,于是下一刻,他“咣当”一声正面扑地,整个人呈大字状趴在了地面上。

当他爬起来后,顿时发现自己的鼻血流得更欢了。

听到隔壁一声巨响的时候,柳濂正在煮热水。

他顿了顿,目光飘向了隔壁,不过他还记得现在孟棠溪正在和他闹别扭,所以他只犹豫了一会儿,便继续煮他的热水。

一杯热水下肚,柳濂觉得肚子里暖烘烘的,今晚受的风寒仿佛也驱散了不少,就在他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忽然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柳濂拿起手机一看,发短信的人是他的母上大人。

——这个星期天下午三点去XX酒店相亲,到时候记得穿得正式点,就穿我上次买给你的那套西装吧,你穿那套西装特别精神特别帅气。

他顿了顿,随后回复柳妈妈:我知道了。

回复完短信之后,柳濂低下头来,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他垂下眼帘来看着地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他神游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又一次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柳濂拿起手机来,他本来以为是他的母上大人有什么事情忘了交代了,但是当他点开短信一看,却发现发短信的人居然是孟棠溪。

孟棠溪:你睡了吗?

柳濂真是奇了怪了,孟棠溪那货不是还在和他闹别扭吗?怎么忽然这么主动跑来关心他了?他还以为以那货的别扭,不可能这么快主动拉下脸来跑来找他和好呢。

他顿了顿,还是回复了孟棠溪的短信:已经睡了。

孟棠溪的短信很快又来了——

骗人!如果你已经睡了那是谁在回我的短信?难道你在梦游吗!

柳濂仿佛能够透过这条短信看到孟棠溪那副炸毛的样子,他笑了笑,慢悠悠的回复孟棠溪:有什么事吗?

过了一会儿,孟棠溪才不情不愿的回复了——

我刚刚摔跤弄伤了膝盖,但是我家里没有药和创口贴,大半夜的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买,你家里有药吗?

柳濂这才明白傲娇小王子孟棠溪为什么忽然拉得下脸来,原来是因为摔跤受伤了……他家里的确有家庭急救箱,虽然他平时一般不怎么用。

于是他便给孟棠溪回复:有,你过来吧。

孟棠溪哼哼唧唧的回复:我不,你过来。

柳濂挑了挑眉:你过来。

孟棠溪:你过来!

柳濂耸了耸肩:你不过来就算了,就这么晾着吧。

孟棠溪炸毛了:我可是病人!我受伤了!难道你要让我一瘸一拐的过去吗?

柳濂顿了顿,孟棠溪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而且我现在用的是你的身体!你不过来就等着明天起来痛死你吧!哼!

柳濂有点无奈,只能耸了耸肩,提着急救箱去敲孟棠溪家的门。

孟棠溪很快就来开门了,他一脸不高兴的站在门口,眼睛到处乱瞄,就是不往柳濂身上看。

柳濂知道他还在闹别扭,便挑了挑眉:“不让我进去吗?”

孟棠溪哼了一声:“你就不用进去了,把急救箱借给我就行了。”

柳濂淡淡笑道:“找我借东西却连门都不让我进?”

孟棠溪顿了顿,他犹豫了半天,才往旁边偏了偏,挪出了一个人的位置。

“好吧……你进来吧……”

看着孟棠溪一脸不情不愿的表情,柳濂耸了耸肩:“算了吧,既然你这么不情愿,那我就不进去了,急救箱你拿去吧,明天再还给我就行了。”

孟棠溪鼓了鼓腮帮子,眼看柳濂真的转身就要走了,他忽然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柳濂的手腕,把他拉进了自己家。

柳濂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孟棠溪拉进了他家。

孟棠溪气势汹汹的把柳濂拉进了自己家,然后气势汹汹的坐在了沙发上,把急救箱塞到了柳濂手里,然后撩起了自己的睡裤裤脚,抬头看向了柳濂。

柳濂这才发现孟棠溪换了一条睡裤,这条睡裤看上去的确比他的秋裤有品位多了,不过当他看到孟棠溪膝盖上一边一个对称的伤口后,不禁嘴角一抽……这是多么标准的扑街姿势才能磕出这么严重的伤口啊?

“你是想让我帮你处理伤口吗?”柳濂低头看着自己手里被孟棠溪塞过来的急救箱,顿时了然,却忍不住出口调戏了一下孟棠溪。

孟棠溪抿了抿唇:“这是你自己的身体,当然是你自己来包扎伤口。”

柳濂看了孟棠溪一眼,却见孟棠溪心虚的移开视线,他在心里暗笑,便蹲在孟棠溪面前给他的膝盖处理伤口。

在给孟棠溪处理膝盖伤口的时候,柳濂抬头看了孟棠溪一眼,便看到孟棠溪痛得脸色发白,死死咬着嘴角的样子,孟棠溪大概平时就是那种特别怕痛的人,估计哪怕是磕磕碰碰的小伤小痛也很难忍受。

在柳濂给孟棠溪处理伤口的过程中,孟棠溪的脸始终朝着旁边,眼睛也盯着别的地方看,就是不敢看自己的伤口。

柳濂给孟棠溪处理完伤口后,便看到孟棠溪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

“好了,”柳濂一边给孟棠溪贴创口贴,一边温声嘱咐他,“要小心伤口,保持伤口的清洁干燥,注意不要沾到水。”

孟棠溪这才扭过头来,低头看着柳濂的后脑勺。

看着自己给自己包扎伤口,这种感觉很奇怪,不过孟棠溪很清楚,眼前这个人并不是他自己,他是个生活能力九级残废的废柴,别说这么熟练的处理伤口还把伤口包扎得这么漂亮了,他甚至连用酒精清洗自己伤口的勇气都没有。

他忍不住有点垂头丧气,就算换了个身体,却还是把他天生怕痛的老毛病带来了。

“行了,那我先回去了。”

柳濂提起急救箱,正准备转身回去,却被孟棠溪喊住了。

孟棠溪喊住了柳濂,一脸别扭的说:“……你饿不饿,要不要吃宵夜?”

把他从生活能力十级残废拯救下来的技能,那就是他的厨艺,他做的饭还勉强能够过关……至少吃不死人。

柳濂歪了歪头:“你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吗?”

孟棠溪哼了一声:“我的确还在生你的气!现在也还没打算原谅你!但是一码归一码,因为你帮了我,所以我要报答你,我可是相当恩怨分明的。”

柳濂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

“那当然!你可别以为你帮我了我就会原谅你,”孟棠溪哼了一声,“我还没原谅你,只是看在今晚你帮我处理伤口的份上,勉为其难的请你吃宵夜而已。”

柳濂顿时笑出了声:“那就麻烦你了。”

孟棠溪转身进了厨房,柳濂便在客厅坐下了,他四周围打量了一番,虽然已经好一阵子没来过孟棠溪家了,不过孟棠溪的家和之前也没什么大的变化……只除了电视柜上几个造型特别丑的小雕像。

柳濂很确定之前那几个雕像是不在那里的,刚才他急急忙忙的从这里冲出去的时候也没仔细四处看过,估计这几个雕像应该是孟棠溪这次A市之旅带回来的土特产吧,丑成这个样子,也就孟棠溪那种家伙会喜欢了。

柳濂关注了孟棠溪的微博很久,他知道孟棠溪虽然在穿衣打扮上的品位很正常,但是却喜欢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而且越丑越喜欢。

偏偏他还对自己的癖好引以为豪。

当孟棠溪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面出来后,便看到柳濂一直盯着他的收藏品看,顿时来了兴趣:“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带回来的这几个雕像很好看?我那几个基友一直嫌丑,真搞不懂他们,一点艺术细胞都没有,这几个雕像明明很好看!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叫小空,这个叫明步,这个叫衣衣,这个叫萝拉。”

柳濂:“……”

谁会给这么丑的雕像取名啊?!而且还取这么奇怪的名字!

不过很快,柳濂就被空气中的异味转移了注意力,他一低头,就看到那两碗面的汤上浮着一层绿油油的香菜。

柳濂:“……”

卧槽,他竟然忘了这货喜欢吃香菜。

“不用客气,吃吧,”孟棠溪似乎没注意到柳濂的表情,低头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不过我只是为了报答你的包扎之恩而已,并没有原谅你,就算你是我的男神,我也不会这么简单的原谅你的。”

柳濂只好用筷子把那一层香菜拨到一边,只吃面。

孟棠溪的厨艺不好不坏,不算好吃但也不算难吃,大概也就是一般单身男人的水平,严格来说,只比泡面的味道强一点。

等柳濂吃完之后,孟棠溪也刚好吃完了,于是柳濂便看到孟棠溪抬起头来眼巴巴的看着他:“我的手艺怎么样?”

看着孟棠溪一脸求表扬的表情,柳濂违心的夸了他一句:“还不错。”

孟棠溪的眼睛顿时亮了亮,但是当他看到柳濂碗里剩下的一动未动的香菜后,顿时一脸受伤:“你为什么不吃香菜?”

柳濂一顿:“……为什么?因为我不喜欢吃香菜。”

孟棠溪顿时不高兴了:“香菜那么好吃你为什么不喜欢吃香菜?”

柳濂又一顿:“不喜欢吃香菜需要原因吗?”

孟棠溪气鼓鼓的抢过了柳濂的碗,拿起筷子便夹起了香菜塞到自己嘴里:“哼,不懂香菜的好的家伙,你不吃我吃!”

柳濂嘴角一抽,不忍心提醒孟棠溪那个碗他才刚刚吃过,那双筷子他也刚刚用过,孟棠溪这一用,不就等于间接接吻了吗……不对,他现在用的是孟棠溪的身体,所以孟棠溪顶多也就是尝到了他自己的口水而已。

等等,不对,孟棠溪现在用的是他的身体……所以他们果然还是间接接吻了吧。

孟棠溪把柳濂碗里的香菜捞完吃光后,便一脸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意识到自己居然在自家男神面前打了饱嗝,他连忙红着脸伸手捂嘴,一脸尴尬。

柳濂倒不在意,只是笑了笑:“好了,现在很晚了,我该回去了。”

孟棠溪用两只手捂着嘴看着他,半天才点了点头。

“那我回去了。”

柳濂站了起来,转身出门。

孟棠溪也站了起来,出门送客。

在孟棠溪关上门之前,柳濂朝着他笑了笑,用低沉而温柔的声音说:“……晚安。”

孟棠溪呆了呆,下意识也回了一句晚安。

门关上的瞬间,柳濂没有错过孟棠溪那一瞬间脸色微微发红的样子。

门关上之后,他低下头来,轻轻笑了一下。

身为一个靠声音吃饭的人,他非常了解如何发挥一个声音的优点和长处,即便这个声音不是自己的,他却依然知道应该怎么把声音变成自己的“利器”。

孟棠溪的声音其实很不错,只是他本人一向不甚在意,而他的粉丝们也一向只看他的脸而忽视了他的声音。就连柳濂,也是在和孟棠溪接触了之后,才发现孟棠溪的声音很好听。

柳濂感觉自己就像发现了一个没被人开启挖掘过的天然宝库。

身为一个歌手,他自然也是一个声控,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看“开启宝库挖掘宝库”的感觉了,就像看着一张白纸在他手里变成五彩斑斓的样子,似乎还挺有趣呢。

柳濂哼着歌回到了自己家,心情还不错。

门关上之后,孟棠溪站在门口发了一会儿呆。

……刚才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刚才他明明看着自己脸,听着自己的声音,而在柳濂微笑着对他说“晚安”的那一瞬间,他却瞬间心跳加速了?

难道说……

难道说……

难道说……

难道说……

他喜欢上自己了?!

当这个念头闪电般的掠过孟棠溪的大脑时,他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片刻之后,他才捂着自己微微发烫的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长得帅果然是一种甜蜜的负担,就连他自己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自己的时候,都忍不住对着自己那帅气的脸庞心跳加速了。

也不知道他身边的人和朋友平时是怎么天天看着他那张脸却没有把持不住的,那对于他们来说一定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吧?

孟棠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原来长得帅,有的时候也是一种烦恼呢。

如果长得帅是一种罪过,那他简直罪孽深重!

孟棠溪一边叹息着自己的罪过一边转身去刷牙洗脸。

刷牙刷到一半,他看着镜子里的柳濂的脸,忽然鬼使神差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等等,他现在用的是柳濂的身体,而他刷牙用的牙刷是他以前用过的,那现在这种情况不就相当于两个人间接接吻了吗?!

意识到这个问题,孟棠溪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间接接吻!

间接接吻!

间接接吻!

他保存了二十二年,想要留给未来媳妇儿的初吻,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丢掉了!

等等!

不对!

好像更早的时候,他的初吻就已经丢掉了!

孟棠溪呆呆的叼着牙刷,看着镜子里那张不属于自己的脸,顿时有点欲哭无泪。

※※※※※※※※※※※※※※※※※※※※

感谢支持的小伙伴们o(>﹏ 3

喜欢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请大家收藏:(www.1234xs.com)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1234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最新章节 - 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全文阅读 - 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txt下载 - 雨田君的全部小说 - 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 1234小说

猜你喜欢: 重生赌石千金重生豪门:老公你最大军婚蜜恋在八零枕边人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萌妻入怀:谭总,须节制古董下山军婚小媳妇:首长,请立正古穿今之甜妻她倾倒众生[快穿]他站在时光深处重回八零发家忙我这么社恐为什么要上雄英重生弃女当自强婚权独占重生之盛世暖婚重生八六年:甜宠反派小娇妻穿到大佬黑化前闹婚之宠妻如命穿越之幸福日常偏执老公,用力宠总裁的独宠娇妻崛起商途之素手翻云快穿之女配背后的反派重生穿越的五好家庭重生之左暖右宠
完本推荐: 龙血武帝全文阅读我是仙凡全文阅读君临全文阅读调教大宋全文阅读神级反派全文阅读我的超神空间全文阅读妖娆召唤师全文阅读穿越之修仙全文阅读首席,嘴太挑全文阅读重生步步为营全文阅读快穿之重生妃仙全文阅读超品奇才全文阅读重生拥你入怀全文阅读天才相师全文阅读影后重生之豪门婚宠全文阅读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快穿之推倒神全文阅读超神当铺全文阅读移动藏经阁全文阅读嫡妻难惹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要做门阀生活系游戏极品全能学生文明之万界领主盛少撩妻100式综漫之最强训练家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金粉风起时一剑斩破九重天盛唐小园丁通幽大圣吞海医门宗师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替天行盗我真的不无敌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王者风暴天降我才必有用无垠神话版三国美女总裁的透视医仙未来之最强萌妻斗武乾坤最强保镖极品飞仙

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txt下载手机版 - 雨田君的全部小说 - 和男神交换了身体怎么办在线等急 1234小说移动版 - 1234小说手机站